学习强国:诗不可说丨千载风雨情切切,陌上花开缓缓归

时间:2021-05-24 22:09  点击: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据说这是钱王思念回娘家的王妃而催促她回宫来的情话,可谓“艳绝千古”。

北宋文豪苏轼曾两度在杭州为官,他对于早他大约一百年的临安钱氏“吴越”王国(离我们已一千多年了)当然是深知的,且当地流传的钱王故事苏轼也一定耳熟能详。对于钱王与王妃“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的典故,苏轼有高调歌咏。

组诗前有《引》曰:“游九仙山,闻里中儿歌《陌上花》。父老云:‘吴越王妃每岁春必归临安。‘王以书遗妃曰:‘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吴人用其语为歌,含思宛转,听之凄然,而其词鄙野,为易之云。”如记载确实,则苏轼的时代,此地民间对于钱王故事尚多有歌咏;而从这三首诗的写作探究,多用叠词,如垂垂、堂堂、迟迟,可能是为了应和民歌歌唱的需要;且三首诗每一首都必点明“陌上花”和“缓缓归”(或“缓缓回”),这可能也是文人改写民歌的模式化遗存。组诗抒情凄宛,语言典雅,意味深长,可以说是由民歌生发创作的“伪民歌”样式的咏史诗佳作。

而吴语民歌《陌上花》是真实存在的,也即“吴人用其语为歌”云云是可证实。苏轼《江城子·玉人家在凤凰山》词有曰:“多情好事与君还……陌上花开春尽也,闻旧曲,破朱颜。”《词林纪事》卷五引《青泥莲花记》云:“陈直方之妾,本钱塘妓人也。丐新词于苏子瞻。子瞻因直方新丧正室,而钱塘人好唱‘陌上花缓缓曲’。乃用其事以戏之。”据此,则苏轼词里的“旧曲”当指吴语民歌《陌上花》,或称之为《陌上花缓缓曲》。

苏轼像(图片来自杭州苏东坡纪念馆)

拿今天的标准衡量,具有如此丰厚文化内涵与历史积淀的吴地民歌《陌上花》,吴侬软语,吴音相媚好,未成曲调先有情,那首先就是非遗啊!何况,吴地民歌《陌上花》里,传唱钱王与王妃的情情爱爱,故事本身就是人性光辉的闪耀,就是对所有战争、杀戮的弃绝,就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潇潇洒洒啊,是值得传唱千秋的。

苏轼的小迷弟晁补之作有《陌上花八首》,其一诗云:

郊外金軿步帐随,道边游女看王妃。

内官走马传书报,陌上花开缓缓归。

这也是写钱王、王妃故事的“本事”诗,但视角是从钱王眼里叙述的——是说宦官来向钱王汇报:陌上花开处,王妃缓缓归——加之本诗前两句的热闹渲染,这倒是把钱王与王妃的私密情事、甜美爱情戏剧化了,仿佛正在舞台中央上演,而且,钱王与王妃执手相看笑眼的场面即将来到——这一反苏轼组诗的顿挫深沉,晁补之这是大手笔的撒狗粮啊。

晁补之《陌上花八首》其四咏楚王“巫山云雨”典故,其五咏楚怀王故事,在题材内容上比苏轼组诗有开拓、独创。但其实晁补之的八首《陌上花》,也是写情事、用情语多于咏史实,还有归于“桃源”的神道思想流露。但综合苏轼、晁补之的这十一首作品看,文人创作《陌上花》是对吴语民歌《陌上花》的雅化、改写,关照的重点已由钱王、王妃爱情“升华”到对历史陈迹的咏歌与反思。

而从传播学的规律理解,民歌自去传唱,并不会立即因为文人的创作干预而断绝;文人改写民歌也自有传播路径与影响,在文化、诗歌上会留下印痕。如南宋刘克庄有“陌上花开缓缓歌”诗句;洪咨夔诗云:“归心更切独孤遐……一笑长歌陌上花。”再如南宋姜特立《归乡二首》其一诗云:“忆昔东坡老,曾吟陌上花。我今归故里,卉木正光华。”诗里的“东坡老”就是指苏东坡苏轼,而“曾吟陌上花”显然是指苏轼创制的《陌上花三首》。但姜特立并未按照苏轼的诗旨来发挥引申,他的《归乡》诗强调的是功成名就、为国效力的人生豪迈——第四句里的“卉木”暗用《诗经·小雅·出车》典故。《小雅·出车》有云:“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执讯获丑,薄言还归。”姜特立与陆游过从甚密,姜特立著名的军功是擒获海贼姜大獠,正符“获丑(俘获敌众)”之诗,于是,这样背景下的“薄言还归”,当然也就配得上这“卉木正光华”,繁花似锦。

宋末刘熺《陈山谒吴越五王分祠》诗曰:“海村崇祖祀,吴越旧王家……欲补迎春曲,须歌陌上花。”从诗歌题目看,吴越国的五位钱王在宋代一直获得祭祀,建有祠庙。而“须歌陌上花”一句,则反映出民间的歌谣《陌上花》还一直传唱不绝。

位于杭州的钱王祠(图片来自杭州市人民政府网)

而“陌上花”作为一个文学意象,在宋人诗词里频频出现,表达着爱春惜春的情怀,标榜着文人高洁清雅的自我,抒发着人生蹉跎的况味。汤仲友《葛岭贾似道园池》“檀板歌残陌上花”,董嗣杲《雨饮无肴》“欲问陌上花,花枝无绝艳”,方回“春日陌上花,同遨掷果车”,李石《和杨子土牛之什》“陌上花开又一春”,石孝友《长相思·蝶团飞》“陌上花开人未归”,王炎《春日有感》“可怜陌上花开尽,不见鱼轩缓缓归”,等等,都是对“陌上花”文学意象多角度的自觉运用。

由是,或即在民歌传唱与文人诗词传播的双重影响下,《陌上花》最终发展成词牌。《钦定词谱》云:“《东坡词话》:‘钱塘人好唱《陌上花缓缓曲》,盖吴越王遗事也。’调名取此。”然而宋词中并无《陌上花》词,现存最早的一首是元代张翥(zhù)《陌上花·使归闽浙,岁暮有怀》:

这首词的内容与词牌“陌上花”的联系还可梳理出几点。一是写“归来”“相逢”与“缓缓归”相合;二是叹年华易老,“岁华催晚”,与惜春、珍惜年华相合;三是“绿笺密记多情事”,写儿女情长,与“陌上花”故事的婉转旖旎相合。而张翥词里,点明的“陌上花”是“梅花”,且词里的“何郎”也是强调,所用典故正是南朝梁代诗人何逊咏梅花,故而梅花又称“何郎花”“何逊梅花”。

清代则多有《陌上花》词作,其中易顺鼎《陌上花·见菜花感赋》词有曰:“花边胡蝶飞成阵……江南晴未稳,钿车过也,陌上人归应缓。”按照易顺鼎这首词理解,他眼里的“陌上花”竟然是油菜花。

梅花?油菜花?其实还可以是杏花。为什么是杏花呢?晚唐韦庄《思帝乡》词有云:“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词里所描绘景象,正是陌上杏花盛开之后的美好啊。

孙秀华 摄

诗歌中最早的“陌上花”,并不确指是什么花。开元十六年(公元728年)进士,盛唐、中唐时代的贺兰进明《杂曲歌辞·行路难五首其二》歌曰:

君不见门前柳,荣耀暂时萧索久。

君不见陌上花,狂风吹去落谁家。

邻家思妇见之叹,蓬首不梳心历乱。

盛年夫婿长别离,岁暮相逢色已换。

这或即最早的“陌上花”文学意象。歌辞里,“陌上花”与“门前柳”并举,都用来表达“青春不常在,人生苦别离”理念,有一种对征战与所谓功业的彻底决绝,呼唤团圆、安定,呐喊着人性真诚,是很肯定的!

现在,吴语《陌上花缓缓曲》应该是听不到了。So,文学意象里的“陌上花”,钱王与王妃缠缠绵绵的“陌上花”传说,宋人诗词中的“陌上花”,还有清人的《陌上花》词,你pick哪个是你的最爱?

我还是最喜欢钱王与王妃的神仙眷侣、人间情味。

千载风雨情切切,陌上花开缓缓归。

来源:动静APP

责任编辑:曾璐 喻丹

https://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art_id=10072684891829599065&t=1621757892073&showmenu=false&study_style_id=feeds_default&source=share&share_to=wx_feed&item_id=10072684891829599065&ref_read_id=0166981a-c8d5-4e03-b85e-0a306336e1fe_1621813684337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活动日历
温馨提示

新版新闻网现已设计制作完毕,目前处于试运行阶段。欢迎广大师生对新网站的功能、栏目、内容等方面存在的不足提出意见和建议。

联 系 人:陈璐

联系电话:85816683

电子邮箱:xcb@gznc.edu.cn

  • 精彩推荐
  •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