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贵州师院生物科学学院:上演征兵“千里大迎送”

时间:2018-08-20 20:20  审核人:  点击:


贵州师范学院生物科学学院新任党委书记王刚万万没想到,上任的第二天,他就不得不完成一个突如其来的任务: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将西双版纳采集热带植物标本的两名已经报名参军的学生接回来参加体检。

生物科学学院是一个刚刚建立的二级学院,7月19日,学校党委正式把它从化学与生命科学学院分离出来,并给它大致划定了一个办公区域,任命了两名主要领导干部,就算正式成立。7月20日,新上任的两名干部——党委书记王刚、副院长(主持工作)刘讯来到布满尘灰的顶楼,正在规划着如何在这个近乎荒废的楼台上建造一个新的家园。而就在这时,学校武装部的电话就急促地打了过来,于是就发生了上面所说的那件火急火燎的事情。

紧紧握着手机静静地等待回音

西双版纳在遥远的“彩云之南”,距贵阳足足有一千多里。期末考试刚一结束,生物专业老师喻浩就带着一群学生来到这里采集标本。学生们启程时,他们还属于“化学与生命科学学院”,学院“分家”的事,远在外地的师生根本不知晓。而无论是王刚还是刘讯,都是从外部门调入,别说不认识学生,就连老师也认不了几个。如果此时突然冒出一名自称生物科学学院“党委书记”或者“院长”的人给学生打电话,他们会相信吗?7月20日夜晚21时,王刚在无法打通带队的余老师电话的情况下,抱着忐忑的心情试探着向两名学生编发了一条短信。

发完短信后,王刚紧紧地握着手机,静静地等待着回音。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一切却有如石沉大海。他再仔细核对一遍号码,号码并没有错。一个小时后,终于接到了学生岑波的回音:“好的,老师,谢谢您,参军是我的荣幸,不过我现在还有外科没有检查,现在和余老师在西双版纳采集标本,回来后我就去检查。再次感谢老师。”接着学生龙坤也回复了短信。由此,师生之间就通过短信开始了交流。对于学生们提出的各种问题,王刚都认真地解释和回答。为了不让学生感到事情太突然,他并没有将马上返贵阳的要求告诉学生。和学生交流完毕后,王刚又向本次采集植物标本的带队老师余老师发去了短信。

余老师很快回复了短信。他们之间又通过电话进行了交流,王刚这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余老师。余老师表示,他负责给学生购买昆明至贵阳的高铁票和西双版纳到德宏的公共汽车票,由学生中途转车时自己购买德宏到昆明的公共汽车票。余老师说,他很担心学生到昆明后找不到高铁站。王刚拍拍胸膛:“余老师你负责把他们送上公共汽车,剩下的事情归我!”

时间已是午夜时分,王刚放下手机,心花怒放:一场参军体检学生的“千里大迎送”终于拉开序幕!

需要增加一道保险

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一帆风顺。由于暑假期间赴滇旅行的游客很多,余老师费尽力气抢到的是7月25日下午2时的高铁票。24日上午10时,两名学生在余老师的亲自护送下,登上了开往德宏的班车。

从西双版纳到昆明,正常情况下需要8个小时的车程,学生到昆明时天已漆黑。而昆明的公共汽车站和高铁站,彼此距离远,学生根本弄不清具体位置。此时如果让两名涉事不深的学生自己去找住处、找高铁,风险实在太大。为此,就在头一天,王刚就联系了贵州公路集团在昆明工地的一个朋友。然而事有蹊跷,这个朋友的工地并不在昆明,而是在大理。工地上信号不好,通话时断时续。朋友虽然很热心,但大理和德宏毕竟不是在一条道上,因而他也是鞭长莫及。

“你再等等。”他在电话那头说,“我在昆明有个可靠的朋友。”在经过一段漫长的等待之后,朋友终于发来了短信:“王贞兴,昆明人。”短短的6个字,让人疑窦顿生:这家个叫王贞兴的人是干什么的?他肯去吗?他会去吗?他可靠吗?朋友的第二条短信也只有8个字:“你相信我,就相信他。”王刚还是不放心:“因为是涉事未深的学生,是别人家的孩子,我需要增加一道保险。”于是朋友发来了对方的电话号码。

通话中,王刚感觉到这个叫王贞兴的昆明人是一个老实人,诚恳人,善良本分人,他对军人也有一种热切的向往,而且他与贵州公路集团的那个朋友交往很深,彼此“很可靠”。通完电话,王刚放心了。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隐藏的心思:我拿到了你的电话,就不怕你飞。

不要拒绝关爱

一切似乎都在掌控之中,一切又出乎意料之外。下午3点40分,学生岑波发来一张照片:“书记,这个车坏了!”王刚忙问:“到哪里了?发个定位来。”学生发来了定位,王刚一看,是墨江县地界。他安慰学生:“不急,不要乱下车,不要在公路上乱跑,师傅修好车就会走,别掉队。”

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其间师生进行了多次通话,老师无微不至的关怀,抹去了学生心中的不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车辆无法修复,客运方派来了另一辆车。下午6时,岑波和龙坤终于发来了微信:“上车了。”王刚这才把悬着的心收回去:总算有惊无险。学生安全上路了。

可是,墨江离昆明还有300多公里,5个小时的车程。学生到达昆明的时候,起码是晚上11点以后。岑波和龙坤都是十分懂事的孩子,他们怕麻烦别人,就给老师发来了微信:“书记,我们到达昆明有时间太晚了,我们会自己安排好,你就给昆明的那个朋友讲,不要来了。”王刚给他们回复了一条命令:“初出远门的孩子,不要拒绝关爱。”于是学生不再坚持。

晚上8时,王刚拨打了昆明小伙王贞兴的电话。这确实是一个很牢靠的小伙子,他明明知道时间要延迟,却早早地来到公共汽车站周围,自己掏钱为学生订了一个相当不错的房间,然后就坐在车上静静地等待,而此时,学生的车辆才过玉溪。他这一等,就足足有3个小时。

22时35分,岑波发来了定位:“书记,到滇池边了!”此时昆明这边,一切早已准备就绪。23时26分,学生再次发来定位,他们入驻酒店了。从上午10时到午夜时分,学生经历了13个半小时的奔波与折腾,终于到达了昆明。这时的王刚,这才感到又累又困。他现在想做的,就是好好睡一觉。刚合了一会眼,他还是不放心,便又给岑波发去微信:“你们睡了吗?”“正在回酒店的路上,这个王哥哥太客气了,他请我们吃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看到这样的消息,王刚这才大放其心,酣然而睡,甚而忘记了给昆明那位好心人发一条短信致谢。

7月25日上午,昆明朋友小王载着两名学生浏览了半天滇池,安排吃了午餐,然后送他们顺利登上了返筑的动车。班子碰头会上,王刚通报了两句学生返校的事。副院长刘讯说:“下午接站的事就交给我了。王书记起了个好的开头,就让我来负责吧结尾吧。”

下午5时,动车到达贵阳北站,副院长刘讯早早在大厅里等着。刘讯将学生送到学校,又请他们吃了晚饭,这才将他们送入寝室。“千里大迎送”的故事,算是告一段落。

“好男要当兵”

第二天一早,王刚随即将这两名尚未谋面的学生叫到了办公室,抬眼一看,天呐,这真是两根优秀的兵苗子!身高,体重,外部形象,简直都是是当兵的料!言谈举止当中,有思想,有见地,有报国之志。一席语重心长的谈话下来,孩子们突然改变主意了:“老师,我们不想当义务兵了,要当就当职业军人!”

一切似乎变得顺理成章。 7月27日,两名学生顺利到乌当区医院进行了体检。在这当中,要感谢化学与材料学院的辅导员老师吴光梅,她不仅全程陪护化材学院和生科学院的学生体检,还自己掏钱给学生买了午餐。当王刚向她致电表示感谢时,她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里我应该做的。”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7月31日 ,乌当武装部传来喜讯:两名学生体检合格,需要于8月1日前来领取大学生新兵《预定通知书》。可是,当打通两个小家伙的电话时,这才发现他们根本不在学校!原来,体检当天他们就已知道了体检结果,欣喜若狂之下,各自跑回老家给爹妈报喜去了。他们以为假期不用请假,就没有告诉老师。于是,学院给他们准备了返校经费,要求他们8月1日准时返校。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本职。”两个小家伙虽然还不是军人,却颇有军人的风范。8月1日上午,一个从凤冈启程,一个在赫章上车,准时登上了返校的班车。班车上,他们接到了王刚书记发来的短信:“值此第91个建军节到来之际,谨祝我们的准军人XX同志节日快乐,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两名“准军人”坐在各自的公共汽车上,内心洋溢着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中午1点,学院辅导员、团委书记梁涛老师驱车来到金阳车站,将两个学生接上车,并当即将王刚书记捎来的往返车费600元分发给他们。而此时的王刚、刘讯并没有闲着,他们正在乌当街上给孩子们预订午餐。孩子们一到,吃完午餐,一起来到乌当区武装部,办理了相关手续,领取了新兵《预定通知书》。

武装部的同志赞许道:“你们的工作做得太实在了,书记、院长、团委书记都亲自来,让人感动啊!”王刚笑着说:“既是如此,那就请你给我们来个合影吧。”

阅读地址:http://gz.people.com.cn/n2/2018/0820/c194849-31954392.html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征兵故事,就叫“千里大迎送”。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段特殊历程,就叫“师生情谊深。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张感人照片,就叫“心怀报国志”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句诤诤誓言,就叫“好男要当兵”。

网站纠错】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活动日历
温馨提示

新版新闻网现已设计制作完毕,目前处于试运行阶段。欢迎广大师生对新网站的功能、栏目、内容等方面存在的不足提出意见和建议。

联 系 人:陈璐

联系电话:85816683

电子邮箱:xcb@gznc.edu.cn

  • 精彩推荐
  •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