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静贵州:诗不可说丨古人的年俗有哪些?这些诗词告诉你

时间:2021-02-11 14:21  点击:

红火喜庆的中国年,满满的都是仪式感。而节庆的最高潮,就在于除夕夜与大年初一的交界点——这正是除旧迎新的交接点,“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这时的欢乐年俗,我们大都是团圆饭、看春晚、云拜年、贴春联……

而古人的喜乐年俗又有哪些呢?

宋代晁补之《失调名》词曰:

残腊初雪霁,梅白飘香蕊。依前又还是,迎春时候。大家都备,宠马门神,酒酌酴酥,桃符尽书吉利。

五更催驱傩,爆竹起。虚耗都教退。交年换新岁,长保身荣贵。愿与儿孙、尽老今生,神寿遐昌,年年共同守岁。

这首词较为集中地反映了当时人们的年俗活动,有贴“门神”、喝“屠苏(酴酥)”酒、换新“桃符”、“驱傩”仪式、放“爆竹”、照“虚耗”以及“守岁”、祝寿等等,还点明了“依前”“又”“迎春”的幸福期待与憧憬,热热闹闹,欢欢喜喜,令人神往。

屠苏酒,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对照一下,宋末吴自牧《梦粱录》第六卷“除夜”条载曰:

十二月尽,俗云“月穷岁尽之日”,谓之“除夜”。士庶家不论大小家,俱洒扫门闾,去尘秽,净庭户,换门神,挂钟馗,钉桃符,贴春牌,祭祀祖宗。

这里的记载,比晁补之词里,多了“祭祀祖宗”的活动。

“慎终追远”,春节祭祖向来为人们所重视。现在,有的地方,人们会聚族而在宗族祠堂或“家庙”祭祖,也有的是提前到墓地上坟祭祖,烧纸钱、烧香、上供、叩拜。而春节祭祖的极致典型代表,当属现今山东省中部、南部乡村仍保留的“请家堂”——其实质是请列祖列宗回家来,“接老祖宗回家过年”——当然是仪式性的。一般是在除夕傍晚团圆饭前“请家堂”到家里,悬挂写有祖宗名讳的“家堂轴子”,摆好贡品,之后是春节期间的持续拜祭,最后是大年初二傍晚团圆饭后“送家堂”,恭送列祖列宗回归神位,回到安息之所。

而关于守岁,由于统治者的倡导,唐代时就已经形成完备礼制。唐代杜审言《守岁侍宴应制》诗云:“季冬除夜接新年,帝子王孙捧御筵。宫阙星河低拂树,殿廷灯烛上熏天。弹弦奏节梅风入,对局探钩柏酒传。欲向正元歌万寿,暂留欢赏寄春前。”杜审言是诗圣杜甫的祖父,于唐高宗咸亨元年(公元670年)考中进士。他的这首侍宴应制诗,推测应写于唐中宗或武则天称帝时代,诗里的“弹弦奏节”表明宫里的除夕欢宴有音乐歌舞助兴,万方奏乐;而“对局探钩”是说有各种酒宴行令、游戏等。而诗歌的尾联说明,正元日,也就是“元日”,正月初一,要向皇帝祝贺“万寿无疆”,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这是重要的皇家典礼。

杜审言的诗里,很凡尔赛地说他喝到的皇家宴会美酒是“柏酒”,这与后世因王安石“春风送暖入屠苏”而为人们所熟知的“屠苏酒”是不同的。而所谓“柏酒”,就是用柏树叶所浸过的酒。其实,“柏酒”“柏叶酒”远比“屠苏酒”名气更大。

图片拍摄:邵小芮

远在汉代,应劭的《汉官仪》便有记载说:“正旦,饮柏叶酒,上寿。”柏树非常长寿,树龄可达千年以上;且柏叶长青,经冬不凋;故而古人认为柏树具有灵性,柏叶浸酒可避邪长寿。晋代周处《风土记》也曾明确记载说:“元旦,进柏叶酒。”南北朝时南朝梁代庾肩吾《岁尽应令诗》有“聊开柏叶酒”的诗句。唐代李乂《元日恩赐柏叶应制》诗云:“劲节临冬劲,芳心待岁芳。能令人益寿,非止麝含香。”显然,诗题中的“柏叶”就是指柏叶酒。诗歌先具体写柏树的坚贞与节操,暗喻自己对于圣上的忠诚,再歌颂柏叶酒的珍贵,比麝香还香,比麝香还更加让人延年益寿,极力表达对于皇帝恩宠的感恩戴德。

而与杜审言同一时代但稍晚一些的沈佺期也留有一首《守岁应制》诗,看来他也是喝到了皇家用“神药”“调制”的“岁酒”。沈佺期《守岁应制》诗云:

南渡轻冰解渭桥,东方树色起招摇。

天子迎春取今夜,王公献寿用明朝。

殿上灯人争烈火,宫中侲子乱驱妖。

宜将岁酒调神药,圣祚千春万国朝。

值得注意的是,沈佺期诗里有“宫中侲子(zhèn zǐ)乱驱妖”一句,这是描述“卒岁大傩”的仪式。诗句中的“侲子”,专指驱疫逐鬼仪式上的童子。东汉张衡《二京赋》有曰:“尔乃卒岁大傩,殴除群厉……侲子万童……逐赤疫于四裔。”从沈佺期《守岁应制》可以知道,唐朝皇宫延续汉家仪轨,仍要进行岁末“大傩”“驱妖”。

宋代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第十卷“除夕”条记载宋朝皇家“大傩仪”说:

至除日,禁中呈大傩仪。并用皇城亲事官、诸班直戴假面,绣书色衣,执金枪、龙旗。教坊使孟景初身品魁伟,贯金副金鍜铜甲,装将军。用镇殿将军二人,亦介胄,装门神。教坊南河炭丑恶魁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灶神之类,共千余人,自禁中驱祟出南薰门外转龙弯,谓之“埋祟”而罢。

其实,历朝历代,皇家的“卒岁大傩”都是很郑重、很隆重的。而孟元老记载的这一文献表明,宋朝时,皇家岁末的这个驱疫厉、避邪崇的“大傩”仪式,居然要动用上千人,而且要装扮成将军、门神、判官、土地、灶神等种种角色,还会演绎钟馗及其小妹的“钟馗嫁妹”故事。后来,皇家“大傩”仪式渐渐流布民间,渐渐流变成人们喜闻乐见的“傩戏”。现在,皇家“大傩”仪式业已断绝,但“傩戏”依然袅袅传唱。其中,贵州荔波布依族傩戏于2019年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荔波布依族傩戏,图片来自百度百科

而“爆竹”也是古人用以驱厉避邪的。南朝梁代宗懔《荆楚岁时记》载曰:“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恶鬼。”提到爆竹,大家最熟知的诗句当然是王安石《元日》诗中的“爆竹声中一岁除”了。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王安石诗中所说的“爆竹”,应该是真的原生态的“爆竹”,不会是爆仗、炮仗、鞭炮等等。

唐代的爆竹,是直接燃烧竹竿,让竹节在燃烧中爆破发响,也称为“爆竿”。唐代诗人来鹄《早春》诗即是明证,其诗有云:“新历才将半纸开,小庭犹聚爆竿灰。

宋代诗词所写爆竹,也均是原生态的,一律未有黑火药的加持。直至南宋,范成大还写有这样一首《爆竹行》:

岁朝爆竹传自昔,吴侬政用前五日。

食残豆粥扫罢尘,截筒五尺煨以薪;

节间汗流火力透,健仆取将仍疾走;

儿童却立避其锋,当阶击地雷霆吼。

一声两声百鬼惊,三声四声鬼巢倾;

十声百声神道宁,八方上下皆和平。

却拾焦头叠床底,犹有余威可驱疠;

屏除药裹添酒杯,昼日嬉游夜浓睡。

看清楚了吗?是用真的竹节,在火里烤呀烤烤呀烤,让竹节都流出“汗青”来,让竹节中的空气受热膨胀到极点;然后健壮的仆人立马取出,在台阶上摔击让竹节爆裂震响——真爆竹啊。而这样的爆竹,爆响之后,还可以收集起来叠放在“床底”,以“余威”“驱疠”,真天然,不浪费哦。

图片来自网络

诗人们向来敏锐,除旧迎新时刻,往往更加感时伤物、慨叹身世际遇,抒怀吟咏,写下动情的守岁诗词。唐代白居易《客中守岁》有云:“畏老偏惊节,防愁预恶春。故园今夜里,应念未归人。”题目中的“客中”表明,诗写于游宦在外时,不能与家人团聚,白居易这也是留岗过春节了。诗歌的后两句从家人挂念自己的视角着想,把浓浓亲情淡淡道出,反而更加真切感人!

诗圣杜甫《杜位宅守岁》诗云:“守岁阿戎家,椒盘已颂花。盍簪喧枥马,列炬散林鸦。四十明朝过,飞腾暮景斜。谁能更拘束?烂醉是生涯。”这是杜甫在从弟杜位宅守岁所写诗篇。而杜位是当朝宰相李林甫的女婿,可谓炙手可热。诗的前两联写杜位宅之除夕欢宴豪奢无比,香烛高照,车马盈门,通宵达旦。后两联则直抒胸臆,感愤横放,愿以烂醉自遣,冷眼视趋炎附势者为无物,杜甫之狂放自适尽现,有一吐为快的酣畅淋漓。

苏轼给我们留下《馈岁》《别岁》《守岁》的组诗三首,诗写了他老家蜀地的重要年俗。这是苏轼在嘉祐七年(公元1062年)岁末写的组诗,以寄给弟弟苏辙,苏辙均“次韵”写了和诗。当时苏轼以“将仕郎大理寺评事签书节度判官厅公事”任职凤翔(今陕西凤翔),不能与家人团聚。苏轼为组诗所写的自注说:“岁晚相与馈问,为‘馈岁’;酒食相邀,呼为‘别岁’;至除夜,达旦不眠,为‘守岁’。蜀之风俗如是。余官于岐下,岁暮思归而不可得,故为此三诗以寄子由。”

其中,苏轼《守岁》诗曰:

欲知垂尽岁,有似赴壑蛇。

修鳞半已没,去意谁能遮?

况欲系其尾,虽勤知奈何!

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

晨鸡且勿唱,更鼓畏添挝。

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

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

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

诗歌的大意是,所要辞别的年岁,有如游下幽壑的长蛇。长蛇的一半已经不见了,其离去谁能拦遮!想系住它的尾巴,即便勤勉也明知无可奈何。儿童努力挣扎着不睡觉,夜间笑语喧哗与家人欢快相守。那大公鸡啊,请先不要啼叫着迎来黎明,那一声声的更鼓啊,也不要急着再敲。但夜坐长久,灯花点点坠落,起身出门,看那北斗星也已经横斜。明年难道再没有年节了吗?怕只怕依然不能心想事成。努力爱惜这一个夜晚吧,唯有少年人意气还可以自夸,让我们共惜年华,从今日始,不要让志向抱负付诸东流。

这首诗中间六句写守岁的情景细致如画,把儿童、成人守岁的不同表现、感受娓娓道来,让人感觉十分亲切。“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晨鸡且勿唱,更鼓畏添挝。坐久灯烬落,起看北斗斜。”是的,每个人都能在这样的诗句里找到自己,每个人都能在微笑里回想起自己小时候与家人长夜守岁的甜蜜,每个人都能在泪光里回味着与家人年末岁初和和美美欢欢喜喜团团圆圆的温馨。

编辑: 曾璐

责编: 飞宇

编审: 陈薇

https://movement.gzstv.com/news/detail/HPaWg9/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活动日历
温馨提示

新版新闻网现已设计制作完毕,目前处于试运行阶段。欢迎广大师生对新网站的功能、栏目、内容等方面存在的不足提出意见和建议。

联 系 人:陈璐

联系电话:85816683

电子邮箱:xcb@gznc.edu.cn

  • 精彩推荐
  •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