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强国:诗不可说丨“海棠春睡”是几个意思?

时间:2021-03-29 21:00  点击:

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这是苏轼的名诗《海棠》。诗歌的大意是,春风吹拂,淡淡的云彩,淡淡的月光,袅袅娉婷的是那美丽的海棠。花香融入朦胧雾里,月亮移过了回廊。只怕这深夜时分海棠花儿就会睡去吧,因此点燃那高高的蜡烛,不错过这海棠盛开的美艳时光。

孙秀华 摄

美丽的海棠花真的会在春风沉醉的夜晚睡去吗?文人的想象还真是浪漫啊。这大约是突出地表明海棠花娇艳动人吧。

其实,“海棠春睡”是个典故。

北宋僧人惠洪《冷斋夜话》卷一引《太真外传》曰:

上皇登沈香亭,诏太真妃子。妃于时卯醉未醒,命力士从侍儿扶掖而至。妃子醉颜残妆,鬓乱钗横,不能再拜。上皇笑曰:“是岂妃子醉,真海棠睡未足耳。”

这演绎的是唐明皇、杨贵妃故事,皇上夸赞宿醉妃子貌美如花,如娇媚的海棠花。哦,原来如此,“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才叫“海棠春睡”呢。

海棠花见于诗文,于唐代晚期兴起,到宋代最为鼎盛。宋代有歌咏海棠的诗词近千首,远超其他所有朝代的总和。

唐代顾非熊《斜谷邮亭玩海棠花》诗云:“忽识海棠花,令人只叹嗟。艳繁惟共笑,香近试堪夸。驻骑忘山险,持杯任日斜。何川是多处,应绕羽人家。”诗里的“羽人”是指修道修仙的高人,也指已羽化成仙、凭空飞升的神仙。诗写一见海棠花,便大为惊叹,不由流连忘返,且认为海棠花是要在神仙居处才可找寻的天仙花——这实质上是顾非熊对海棠花的痴情表白——就这样被你征服。

孙秀华 摄

晚唐温庭筠《题磁岭海棠花》诗曰:“幽态竟谁赏,岁华空与期。岛回香尽处,泉照艳浓时。蜀彩淡摇曳,吴妆低怨思。王孙又谁恨,惆怅下山迟。”其实,这是明写海棠花寂寂花开花又落;暗喻“艳浓”美女希望终又失望,却再含并不十分确定的美好向往,总归是“幽态”“怨思”,无限惆怅;实写诗人自我感慨,是那怀才不遇、知音难逢的人生苍凉。

海棠花繁富美丽,娇艳无比,重葩叠萼,烂若锦章,诚为天下奇艳。但温庭筠笔下,让人感到的只是幽独惆怅,遗世绝尘。这实质上类同“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吟唱,不经意间流露的是繁华已去、大厦将倾的大唐王朝江河日下的时代先声。

而宋朝的海棠诗文的确与晚唐五代呈现出了不同的风貌,也出现了重要的总结性质的研究型作品。北宋沈立《海棠记(并序)》曰:

蜀花称美者,有海棠焉……尝闻真宗皇帝,御制后苑杂花十题,以海棠为首章,赐近臣唱和。则知海棠足与牡丹抗衡,而可独步于西州矣。

……

其红花五出,初极红如胭脂,点点然,及开则渐成缬晕,至落则若宿妆淡粉矣。其蒂长寸馀,淡紫于叶间,或三萼至五萼,为丛而生。其蕊如金粟,蕊中有须三,如紫丝。其香清酷,不兰不麝。

孙秀华 摄

文中所提及的宋真宗皇帝赵恒御制的《海棠》诗云:

翠萼凌晨绽,清香逐处飘。

高低临曲槛,红白间纤条。

润比攒温玉,繁如簇绛绡。

尽堪图画取,名笔在僧繇。

这首诗写得很有气度,从容不迫,写出了海棠花的繁华、清香、温润如玉,可堪入诗入画。而赵恒点明自己心目中够格给海棠花这样的仙花进行描摹的,是大有来头的“僧繇”——“僧繇”是指南朝梁代张僧繇,有“画祖”之称,就是“画龙点睛”的那个传奇人物,也有传说里说他最终成仙了。

刘筠、晏殊等人都有《奉和御制后苑海棠》诗。其中晏殊的奉和诗云:

太液波才绿,灵和絮未飘。

霞文光启旦,珠琲密封条。

积润涵仙露,浓英夺海绡。

九阳资造化,天意属乔繇。

晏殊的奉和诗完全从海棠花是仙花立意,把皇宫写成了天宫,把御苑海棠花开得鲜艳归功于“仙露”的滋润和“九阳”的“造化”——憋着劲儿往狠里猛夸皇上就是玉皇大帝——结句还直接写“僧繇”就是“乔繇”。“乔”是指仙人王子乔,“乔繇”的说法是唱和皇上“僧繇”之词,又直接表白,天意钟于皇上您啊,您说的僧繇就是仙人,而且您就是远胜于仙人僧繇的天意所在——啊,这样的大实话谁不爱听呢。

孙秀华 摄

皇宫里也曾举办这样的海棠花大赏,诗酒流传,肯定会让更广大文人艳羡。宋初,海棠花是神仙花的歌咏主题成为强音。直至苏轼“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横空出世,诗词里的海棠花从天上回归人间——《太真外传》和《冷斋夜话》都是宋人作品,反映的是宋代文人认定的“史实”,以及他们的文人意趣。也就是说,海棠花被推崇到可以与牡丹不相上下,是宋初文人的社会化判断。综合当时的经济社会发展,以及文人士大夫阶层社会地位的提升,对海棠花的推崇成了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因此,“海棠春睡”或许有些微艳情的成分在内,但无论如何还是借助唐明皇杨贵妃的传奇不胫而走,影响很大。而从诗词吟咏海棠花的风尚而言,自苏轼《海棠》引“海棠春睡”典故后,几乎可以说凡把酒赏花看海棠,文人大都会着意于此。

宋代崔鶠《海棠》诗云:“浑是华清出浴初,碧绡斜掩见红肤。”范成大《赏海棠》诗云:“但得常如妃子醉,何妨独欠少陵诗。”杨万里《垂丝海棠》有曰:“懒无气力仍春醉,睡起精神欲晓妆。”陈与义《海棠》有云:“却笑华清夸睡足,只今罗袜久无尘。”这些都是用了杨贵妃“海棠春睡”故事。其他步后尘的文人还有李祁、黄庚、魏了翁、周紫芝、邓肃、方岳、管鉴、洪咨夔、葛郯、潘从哲、叶梦得、曾觌、张镃、程珌、刘儗、陆游、李清照等等。

孙秀华 摄

元代张昱《邻园海棠》诗曰:“银烛莫辞深夜照,几多佳丽负春光。”则是来自苏轼诗句的写法,与宋代吴芾《见市上有卖海棠者怅然有感》之“剩烧银烛照红妆”一致。明代宋濂《春日看海棠花诗序》载曰:“春气和煦,海棠名花竞放……时日已西没,乃列烛花枝上。花既娟好,而烛光映之愈致其妍。”宋濂所记,居然烛光照花花更艳,这是真实版的“故烧高烛照红妆”了。

至清代,在《红楼梦》里,海棠文化更是内涵丰富,引人入胜。

十二正钗里,海棠花是史湘云的象征。《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里,众美人抽“象牙花名签子”,宝钗抽的是牡丹,探春抽的是杏花,而史湘云抽到的正是海棠花。“湘云笑着,揎拳掳袖的伸手掣了一根出来。大家看时,一面画着一枝海棠,题着‘香梦沉酣’四字,那面诗道是:‘只恐夜深花睡去。’”前文里还有史湘云芍药花下酒酣而眠的情节,因此,这样的叙述,可见曹雪芹对“海棠春睡”以及苏轼的名诗《海棠》接受度很高。

曹雪芹对“海棠春睡”以及苏轼的名诗《海棠》的接受还体现在《红楼梦》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的故事里。相关的情节是:

贾政与众人进了门……那一边是一树西府海棠,其势若伞,丝垂金缕,葩吐丹砂。众人都道:“好花,好花!海棠也有,从没见过这样好的。”贾政道:“这叫做‘女儿棠’,乃是外国之种,俗传出‘女儿国’,故花最繁盛,——亦荒唐不经之说耳。”众人道:“毕竟此花不同,‘女国’之说,想亦有之。”宝玉云:“大约骚人咏士以此花红若施脂,弱如扶病,近乎闺阁风度,故以‘女儿’命名,世人以讹传讹,都未免认真了。”众人都说:“领教!妙解!”

一面说话,一面都在廊下榻上坐了。贾政因道:“想几个什么新鲜字来题?”一客道:“‘蕉鹤’二字妙。”又一个道:“‘崇光泛彩’方妙。”贾政与众人都道:“好个‘崇光泛彩’!”宝玉也道:“妙。”

孙秀华 摄

曹雪芹对海棠花的描写,十分生动传神;对于“女儿棠”的解释,也丰富了海棠花的文化内涵。而后,所谓“崇光泛彩”的题字建议,也是从苏轼名诗《海棠》里概括而得来的。

但《红楼梦》里,“海棠”名目的第一次出现是指向秦可卿的,且正是用了“海棠春睡”的名词。《红楼梦》第五回写宝玉“来至秦氏房中”,“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这段描述,连同下文对于房内陈设的铺排,简直太香艳了。

那么,明代的唐寅唐伯虎到底画没画过《海棠春睡图》呢?我们无法确知。但唐寅的《六如居士全集》卷三有《题海棠美人》诗云:“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春心付海棠。”从这首诗的题目可以断定,这是一首“题画诗”,也就是说,唐寅应该是画有“海棠美人图”的。

孙秀华 摄

《红楼梦》里,写“海棠诗”的高潮当然是在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里。这一情节里,曹雪芹借贾探春、薛宝钗、贾宝玉、林黛玉、史湘云之手,写出律诗六首,大炫才学。其中最“风流别致”的是林黛玉的《咏白海棠限门盆魂痕昏》: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这首诗很有“黛玉风味”,冰清玉洁而又仙气飘飘,但总是心事深藏,“娇羞默默”,欲语还休。而且,这次诗社活动是在中秋节过后举行的,因此,这个赏花作诗的“白海棠”是秋海棠,是并不常见的稀罕名贵花卉。从这些方面综合来看,的确构成了对传统海棠诗词文化的突破。

闪回到大宋,堪比苏轼《海棠》诗,宋代另一首最著名的海棠诗词是李清照的小词《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是李清照为“天下称之”的不朽名篇,这是一首特别注重文化传承的小令。

孙秀华 摄

“绿肥红瘦”向来为人所叹赏,其来历是晚唐齐己《寄倪署郎中》诗句“风雨冥冥春暗移,红残绿满海棠枝。”齐己写的是海棠花,李清照写的既是海棠花,又更通过对海棠花的飘零抒写正如海棠花在飘零的自己。从齐己的眼前观照之物“红残绿满”到李清照的全身心自我观照“绿肥红瘦”,后者体验更深、意蕴更深、达到了人生体验的高度,其年华易逝、青春难再的喟叹尽在不言中!

李清照这一写海棠花小令中的“昨夜雨”“卷帘”等意象的来历是晚唐五代诗人韩偓的《闺意》:“昨夜三更雨,今朝一阵寒。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但李清照也有变动,由《闺意》中的自主“卷帘看”,改成了去问“卷帘人”。前者表达的是对海棠花的关切与热爱,李清照的变动流露出的是明知“绿肥红瘦”的不忍与满怀感伤。

而李清照《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隐藏最深的用典还是“海棠春睡”——“浓睡不消残酒”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是李清照最公主心的体现。要问天下人谁最知道海棠花?是我李清照啊。要问天下人谁最貌美如花,如美丽的海棠花?正是酒睡红颜的李清照我啊!

海棠春睡情难奈,花花世界梦蝴蝶。

风风雨雨、痴痴醉醉、娇娇嗔嗔、喜喜悲悲都是海棠花,都是叹人生!

来源:动静APP

责任编辑:曾璐 王莹思

https://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art_id=6182547019595111882&t=1617000727847&showmenu=false&study_style_id=feeds_default&source=share&share_to=wx_feed&item_id=6182547019595111882&ref_read_id=312f6472-31ee-438f-8d14-596f491fdbdc_1617004740063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活动日历
温馨提示

新版新闻网现已设计制作完毕,目前处于试运行阶段。欢迎广大师生对新网站的功能、栏目、内容等方面存在的不足提出意见和建议。

联 系 人:陈璐

联系电话:85816683

电子邮箱:xcb@gznc.edu.cn

  • 精彩推荐
  •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