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专访我校终身教授颜迈

时间:2019-04-30 19:10  审核人:  点击:
备案编号:2019043002撰稿单位:宣传部发布单位:宣传部
技术录入:陈璐、马丽莉责任编辑:冯建国

本网讯 颜迈,贵州师范学院终身教授,全国高等院校现代汉语教学研究会名誉会长,贵州语言学会名誉会长,贵州省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民盟盟员。1998年被评为贵州省优秀教师,1999年获国务院突出贡献专家特殊津贴,2001年被评为贵州师范学院首批学科带头人,2002年获贵州省五·一劳动奖章。主要从事现代汉语学科的教学工作,参编著作14部,主编著作6部,独立著作5部,总计1200余万字。论著获省部级奖9次。

“昔者,大成至圣先师传道于杏坛;继之,谦谦学人弟子受业于黉校。贵州师范学院者,传道授业解惑之殿堂,今之杏坛黉校也。……” 2018年年底,贵州师范学院新闻网发表了颜迈教授的《杏坛颂》。拜读完颜老这篇《杏坛颂》,久久不能释卷。我们怀着崇敬之情,于4月11日上午采访了久闻其名的颜教授。

我们凭着采访的记录和颜迈提供的资料,写成了这篇文章。

一、寸草春晖 难全养育恩

在谈及重读《名人传》时,颜迈教授说,罗曼罗兰、托尔斯泰、泰戈尔都是他的偶像。颜迈回忆说,近60年前,他在清华中学念书。有一天,他收到妹妹的来信。信中说,母亲生病了。学生时代的他,没有回家的三毛钱路费,只好走路回贵阳。他到学校图书馆借了泰戈尔的诗集,用走路回家的时间背下了泰戈尔的故事诗《最后的一课》。

回到母亲身边,他对母亲说:“妈妈,儿子回来了。我给您朗诵我今天在回家的路上背下来的泰戈尔的诗吧。”他首先介绍了这首诗的内容:这是泰戈尔写的一首宗教色彩很浓的故事诗。锡克教的宗师戈宾德,被一个卖马的人激怒,把卖马人杀了。无比后悔的戈宾德受到良心的谴责,把卖马人的儿子抚养成人后,让其为父报仇,杀死了戈宾德。故事很精彩,诗句更精彩。故事是这样开始的:“有一天,锡克教的宗师戈宾德独自在旷野里回忆自己一生的经历。那曾为自己的青春写下了一幅金光灿烂的图画的雄心壮志如今在哪里?那神前的誓师,那坚定不移的志愿,的确也曾使婆罗多的统一一度实现。但是,祖国啊,它现在风雨飘摇,软弱无力,它任人宰割,支离破碎。这是谁的错?生命难道白白虚度了么?。极端的困惑,疲倦的身体,痛苦的心,戈宾德在沉思里独自消磨着朦胧的黄昏。”戈宾德哺育卖马人的儿子成长的过程中,有一段这样写道:“正像古老榕树身上的腐洞里,被风从外面吹进来一粒种子,不知不觉地发芽生枝,慢慢地绿叶青葱,掩盖了垂老的树枝。”戈宾德把那孩子抚养成人,又用尽各种方法,使那孩子“用匕首刺进了戈宾德的胸口”。戈宾德拥抱着孩子,微笑着说:“最后的一课我已教给了你,孩子,我很满足。让我来给你作一次最后的祝福。”。

颜迈跪在母亲的床前背完了这首诗,母亲抚摸着儿子的头说:“孩子,这就是你给我的最好的礼品,最大的安慰。听了你朗诵的诗,我的病就好了一半了。”说到这儿,颜教授潸然泪下。是啊,“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泰戈尔也因此成了颜迈一生永不忘却的眷恋。

这就是中学生时代的颜迈。

二、教育情怀 杏坛的印记

1970年5月,历经文化革命炼狱和军垦农场磨难的十一个大学生被分配到铜仁专区石阡县,县革委召集这批大学生开座谈会。十个人说,只要不当教师,其他什么都干;一个人说,什么都可以干,但最好当教师。这个人就是颜迈。从此,在石阡的杏坛上,在教学的海洋中,他奉献了毕生的心血。颜迈在石阡县任教13年。他的事迹,像民间故事一样流传;他的学生,把他当成了人生偶像和人生坐标。

限于篇幅,我们只举出一个例证。

贵州民族大学教授龙潜,是颜迈学生群体中的代表。龙潜的智力倾向是文科特别是写作,在小说领域最先显示了才华。颜迈因材施教,这个学生终于进了北京大学。毕业后,颜迈四处推荐,把这个小青年推到高等学校的讲台上:龙潜调进了贵州民族大学中文系。跨进高等学校的龙潜,正是一条潜伏多年而翻腾起来的蛟龙。他“俯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若出金石之声。”(《战国策·骥遇伯乐》)短短几年中,龙潜发表了300余万字的作品,2001年破格晋升为教授,2016年,龙潜晋升为二级教授。

颜迈的主攻方向是语言,龙潜的奋斗目标是文学。这师徒二人,给我们的文化教育安上了语言、文学的翅膀,飞翔得多么高昂,多么遥远,多么和谐,多么强劲!当颜迈高度赞扬龙潜的成就时,龙潜说:“当我‘服盐车而上太行,蹄申膝折,尾湛胕溃,漉汁洒地,白汗交流,中阪迁延,负辕不能上’的时候,是颜老师‘攀而哭之,解衣以幕之’,我难忘恩师啊!”是的,龙潜成功了。他怎能忘记他人生旅途的领航人恩师颜迈呢?是的,颜迈成功了。有龙潜这样的学生,颜迈怎么能不自豪呢?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颜老师和他的学生亦师亦友,颜迈于无声处浇灌着他一生辛勤耕耘的杏园。

颜迈固然是龙潜的伯乐,而他本人的伯乐是谁呢?

是贵州师范学院的前身——贵州教育学院的第一任院长熊荒陵。

熊院长是对颜迈“攀而哭之,解衣以幕之”的伯乐。这里要说的,是颜迈对伯乐的报答。2000年春,80岁高龄的老院长对颜迈说,有一本叫《红石竹花》的诗集,你看过吗?写得很好,可以找来看看。颜迈在三联书店买了一本,看后觉得真的不错。了解后才知道,书的作者叫罗飞,1955年被打成胡风分子,1958年流放到宁夏白芨滩农场劳改,1980年平反。罗飞写了60年的诗,是一个受尽苦难的诗人。后来出版了为纪念巴黎公社120周年的诗集《红石竹花》,这是一本“十年磨一剑”的作品。老院长说,你可以向学生介绍介绍。在那个浮躁的时代,喜欢诗歌的人很少。颜迈不忍心叫学生去买书,又不忍心让老院长失望。于是,他买了十本《红石竹花》,用回答问题给奖励的方式奖给了学生。颜迈对老院长撒谎说,学生买了十本《红石竹花》。几天后,老院长问,还有人买吗?颜迈说,我再推广一下吧。于是,他又买了十本,用同样的方法奖给了学生。30多年过去了,老院长也90多岁了,一直不知道学生“买”这二十本《红石竹花》的真相。

这是一种很质朴的报恩方式,也是“善意的谎言”的生动例子。

三、树人树木 润物细无声

杏坛耕耘几十载,颜教授与他的杏儿们关系非常亲密。

颜教授学生群中的有一个叫王兴隆的学生,想把带来求学的钱放在颜老师那儿,颜老师说放在银行又安全又方便。学生说,他来自农村,不会存钱;颜老说,存钱不复杂,我教你。但王兴隆还是要放现金在颜老师那儿。颜老师只好把钱放在信封里,学生随要随拿。就这样,颜老师成了王兴隆求学时的“私人会计”。

1993年暑假,中文系的函授生进校。颜迈同时给本科、专科上课,每天六学时。省教委安排对卫电师专任课教师的辅导课,每天六学时。两种安排冲突了。左右调整,东挖西补,颜迈每天上了八节课。终于,颜老师这台超负荷运行的汽车抛锚了;颜迈从昏迷中醒过来时,正躺在贵阳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

那一天,天色未明。朦胧中,仿佛又过了一夜。颜老师感到脚尖有些异样;麻木?颤抖?震动?微微睁开眼睛:一个影子跪在床前,正在为他修剪脚趾甲。脚趾甲一颤动,好像一股电流窜到头上。啊,这不是学生王兴隆吗?夏季的黎明是来得很早的,现在天还未亮呢。王兴隆是几点来的呢?颜老师突然感觉到,这已经不只是一般的师生之情,而是升华到父子之情了。

颜老退休已经15年。但他对学生的关爱,却从来没有退休。学生有困难,包括工作、教学、家庭生活、孩子教育的困难,都会来找颜迈商量,寻求帮助。他幽默地说,现在他关心的重点转移了:转移到学生的孩子那儿去了。

一个学生的儿子,于2017年考入了贵州师范学院。但这孩子,沉迷于游戏,荒废了学业,几乎科科不及格。颜迈与他交心交朋友,每次谈话都是大半天,从下午谈到晚餐,从餐后谈到深夜。有批评,有鼓励,有学业指导,有生活策划。谈话涉及数学、物理、化学,涉及天文、地理、艺术,涉及文学、历史、哲学。他们居然谈论笛卡尔、叔本华、爱因斯坦,居然谈论鲁迅、泰戈尔、罗曼罗兰、托尔斯泰,居然谈论黑洞、虫洞、天眼和相对论。有一天,颜师母请学生吃板栗,颜老师问学生:多少颗板栗的重量等于地球的重量?颜老师启发说:地球的重量是6乘10的24次方千克。我们假设一颗板栗的重量是1克,那么,把地球的重量换算成“克”不就行了?

这个学生后来怎样了呢?颜迈老师说,不要希望等着你的都是成功;谈话全成了泡影,学生还是休学了。颜迈不放弃,继续和他交朋友。 2019年春,这个学生传来了好消息:决定今年重新参加高考,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专业。

我们祝愿颜迈老师和他的学生能够成功!

四、著作等身 永远的天边线

颜迈的著述和讲座,引起了商务印书馆的重视。商务印书馆正在编辑一套名为“经典名著”的丛书(共30种世界名著),把颜迈列入了“价值阅读指导专家”。紧接着,商务印书馆又编辑了一套“中国经典名著”丛书,邀请颜迈参与此项工作。颜迈选了一本《颜氏家训》,进行注解、翻译和点评。2016年,丛书完成了部分出版任务,《颜氏家训》出版了。这套尚未完成的丛书中,颜迈也列人了数十部名著的“价值阅读指导专家”了。

前几天,我们看见一篇叫《著作等身,天道酬勤》的文稿,是一位叫尹昌宗的教师写的。文章说,限于篇幅,该文只写了颜迈退休后的著作。我们现在这篇文章,也限于篇幅,不再转述那篇文章的内容。我们只是想补充如下:

2018年7月,上海举办了全国优秀图书汇展,贵州参赛馆中,颜迈的《中国篆刻大字典》赫然在目。这就促成了一个孪生的“宁馨儿”的孕育。东北的一家出版社与颜迈签了合同,决定再版此书,但要求改两个字:“国”字改为“华”,“刻”字改为“书”,全书就改名为《中华篆书大字典》了。目前,该书正文4108页的加工修订已经完成,颜迈正在对23个扉页进行修订加工。他希望将此书作为贵州师范学院40周年校庆的献礼,但他又说,出版社的事很难预料,这个“宁馨儿”是否“顺产”,还说不定呢。

颜迈的《中国篆刻大字典》,已经出版了三个版本,如果加上第四个版本,它的体量就很大很大。按厚度计算,接近100公分,按重量计算,超过40公斤。再加上其他十多二十种著作(如吉林文史出版社的《钦定篆文六经四书篆楷对照》、高等教育出版社的《现代汉语教学语法研究与应用》和《现代汉语复式教程》、贵州人民出版社的《拼元汉字字汇》等等),说颜迈先生“著作等身”,就不是夸张而是写实了。

单凭厚度和重量还不足以说明问题,还得看看质量。衡量质量的标准很多,我们仅举出社会反响和奖项档次。发表书评的有《人民日报》、《新闻出版报》、《人大报刊复印资料》,写评论文章的有赵振铎、傅嘉仪、李铎;写序的有张斌、李行健、刘江、钟明善。获奖的档次,有一个国家级的二等奖,九个省部级的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详情见尹昌宗《著作等身,天道酬勤》)

有的师生建议说,很想请颜先生来学院讲讲他的奋斗历程;有的师生建议说,应该把那篇《杏坛颂》刻成一块巨大的石碑。这令我们想起,颜迈的那篇《泉都赋》,石阡县旅游局要求全体导游背诵;而五大班子汇聚的石阡县行政中心大楼,过厅里那块石碑,就镌刻着颜迈的《泉都赋》。这石碑,其长度估计超过二十余米吧。这大概就是大家说的有口皆碑吧。

颜迈在他的小诗《黄昏遐想》中写道:“疏星是不灭的灯塔,新月是轻快的扁舟。在我的静穆的心宇里,有喧嚣的海风怒吼。快扬起理想的风帆,去探索知识的激流。定天边线做我的目标吧,它永远地永远地在我的前头。”颜迈感慨地说:“天边线在哪儿?在目所能及而身不能达的前方。”是啊,天边线永远都在他的前头,那是一个“永无止境”的目标!作为高校教师,颜迈在科研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而他的科研步伐,没有因为退休而停止。他那“余热”和“余力”,似乎用不完用不尽。一眨眼,颜迈跨越古稀之年了。颜教授本该颐养天年,含饴弄孙,他却“随心所欲”地又向着他“永远的天边线”跋涉前进了。

五、崦嵫勿迫 恐年岁之不吾与

耄耋之年的颜迈,除了著述,还参与、主持了多种活动:贵州省志的“语言学志”的撰写;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的评审;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贵州赛区的命题、评委、点评;贵阳市委组织部举办的演讲比赛的评委;对中小学教师的多次讲学活动;外交部、教育部举办的东盟周贵阳赛区、遵义赛区的评委;铜仁地区语言文字规范的验收活动;到浙江省接连参与了几个学术会议……。

反响最大的,是孔学堂和各种学校的多次学术讲座。关于语言文字之学的,他讲了《汉字文化趣谈》、《汉字的历史际遇》、《汉字涅槃的强心剂——“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解读》;为了配合“世界读书日”,他讲了《阅读为你找到人生偶像》、《阅读为你确定人生坐标》、《如果你爱上了读书,世界便爱上了你》,为了配合“道德讲堂”的需要,讲了《寸草春晖》、《永远的天边线》、《家训、家风、家教与家庭读书》;为了中小学语文教师的培训,讲了《语文教学漫谈》、《教学艺术漫谈》;教育部组织的师资培训,外交部组织的“东盟周”的活动、东盟国家汉语教师的培训,等等,颜迈都尽到了自己的力量。这些讲座,贵州电视台作了采访并且播出,《贵州都市报》也作了专题刊载。

有趣的是:西班牙巴塞罗那的汉语教师林为华,在听了颜迈的讲座之后,居然很神秘地回忆了颜迈49年前(1970年)用“两种方法”测量黄果树瀑布高度的故事。颜迈追问,这个教师怎么会知道这个近50年前的往事的呢?那个西班牙教师“王顾左右而言他”,很神秘地不予回答。颜迈至今都还没有解开这个谜团呢!

颜迈关于读书的讲座中,举了一个例子:美国诗人朗费罗(1807-1882)在诗歌《炉边的旅行》写道:阴雨天躲在家里的火炉边看书,其实就是一种最便捷、最实惠的旅行:“让别人去跋涉海洋陆地,奔波于异域的关山;我读着这些诗人的诗篇,世界就在我手中回转。”王立群在央视的评委席上说,评委们听着选手们吟诵祖国大好河山的诗歌,相当于游览名山大川,就是最好的旅游,这叫“坐游”。不知道王立群读过朗费罗的《炉边的旅行》没有,但他们的心灵却是沟通了:都是“坐在屋子里旅游”,都是“让别人去跋涉海洋陆地,…… 世界就在我手中回转。”

颜迈自己呢,却是借着别人的邀请去旅游。他调侃地说,这就叫“邀游”吧。贵州的景点,他已经“邀游”得差不多了。全国的景点 ,他“邀游”的也不少:西域风情的乌鲁木齐、草原风光的海拉尔、四季如春的昆明、海滨沙滩的北海 ……。颜迈说,2007年,他在四川松潘讲学住的那个宾馆,2008年被汶川地震毁了;他要是2008年才去那儿,也许就不会回来了。真实“人算不如天算”啊。

“恐年岁之不吾与”的他,将屈原、苏轼、李煜的诗句集成了一副自勉自励的对联:

华发早生兮,望崦嵫而勿迫;

朱颜既改兮,恐鹈鴂之先鸣。

深受感动的我们,也发出了共鸣:

太阳啊,请你留住西坠的脚步,

杜鹃啊,请你减缓带血的啼鸣。

我们耄耋之年的杏坛师尊,

正在奋力追赶你们的身影!

文/丁蛟  刘玉芬  图/苏致龙  审核/邹晓青

颜迈为获奖者颁奖

颜迈正在翻阅《现代汉语规范词典》

颜迈校对《中国篆刻大字典》

颜迈与《中国篆刻大字典》

     

颜迈部分著作

      47786

颜迈在孔学堂作讲座

颜迈受邀讲学

游学途中


网站纠错】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活动日历
温馨提示

新版新闻网现已设计制作完毕,目前处于试运行阶段。欢迎广大师生对新网站的功能、栏目、内容等方面存在的不足提出意见和建议。

联 系 人:陈璐

联系电话:85816683

电子邮箱:xcb@gznc.edu.cn

  • 精彩推荐
  • 热点阅读